Bingo

新號。

狼煙風沙口
還請將軍少飲酒

我出生的年代啊,是宋朝年間,文官體制使得開封中的武將們亦是才子書生出生。使得整個朝廷上下文人雅士比比皆是。

那年,我正直十六的大好光陰,卻早已失去了生命最後的盼望。
而他則是在二十的少年時代早己殺敵無數,在開封更是名聲顯赫。

偶然的機會,我正巧趕上出征前的宴席。對生命早已失去了最後一縷溫暖的我,偶遇了正值青春年少時的他,一見傾心。

他眉目清秀卻有帶著幾分英氣,談吐舉止亦使我最為著迷,近乎瘋狂的愛慕之情使我陷入了無盡的愛戀。或許也就是這種念頭讓我有了繼續過活且變得更好的堅持。

後來,我甚至與他成為了知己。總是借著不同的借藉口與他相見。甚至知道了他上戰場前喝酒的習慣,便每次都勸他少喝。

當然,我也曾試過使壞。例如在他的陳年佳釀里摻點清水。他雖然發現了自己心愛的酒里摻了水,也不點破,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我和他在一個春日暖陽里私定終身。約下了與子之手白頭偕老的誓言。

前方的路不好走
我在家中來等候

他也求得了一紙婚書,大喜的翌日他卻再次趕往了沙場。雖說我從來過活的像個千金小姐,卻為在臨行前熬了一個晚上替他做了一雙舒適的鞋。在鞋底甚至縫上了

「妾身於家中等您歸。」的字樣

可願柳下走
滿頭楊花共白首。

我再次憶起當年她與他柳下散心,他笑稱若是柳絮飄滿了頭,亦算是一起白頭到老了吧。他戰功顯赫,卻早已不知去向。我也曾苦苦守候,卻終是等不到他的身影。

淚濕衣襟,我仍熟記他是信佛之人,便日日跪於祠堂念佛頌佛,盼求他某日能再次歸來。

十兩相思二兩酒
我才把愛說出口

也不知何時染上了烈酒,嗜酒成性卻再也沒有提過他,後來他們便傳聞將軍府有了一位傲骨溫存的瘋女人。我知道他們說的是我,不過令人意外的。我從未想過反駁他們的閒言亂語。有的時候甚至是我自己,都曾懷疑自己是否思念成魔。

直至某一日的夜裡,我再次的夢見了他。他如沐春風拂面的笑容再次在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他說,他說。要我好好等他,下了雪,他就回家。

自從那日起,也不知怎麼的,開封又開始下雪。突然想起他夢里說過的話,我在晚上便開始等他回來。歲月無情,卻也是對我有一番偏愛。面容姣好似桃花般撩人,朱唇皓齒綾羅綢緞,即使歲月如梭卻也沒有在自己身上留下太多痕跡,我日日念著將軍的名字,午夜時分則掌燈立於雪中等著心心念念的他。

我也自知身子不好,百病纏身久成醫。失去他後也不知是否心魔作祟,明知他早己不再回,卻在嚥氣前再次無力的輕聲呢喃又徬彿囈語。

「我的將軍啊,你究竟去了哪兒?」

//图源百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