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o

新號。

Mad hatter

My friends don’t walk, they run
我的朋友们用跑代替走
Skinny dip in rabbit holes for fun
在兔子洞压里裸泳享乐

血色慢慢染上了皎白月光,身着纯白洋装的少女们不停的奔跑着,惊恐的神色仿佛是我又做错了些什么。

“是吗.?”

她们的行为宛如爱丽丝一般叛逆且只在意着那几秒的刺激,不顾一切的追求着毒药的幸福外衣。我慢慢的提起枪,瞄准她们那好似气球般易碎的脑袋“砰”地一声。

“又是几个顽皮想要逃跑的气球呢.。”

精致面容散发着少女独有的迷人魅力,轻扯唇角眼底含笑,闻到花香就知道那白如纸片般的蔷薇有再次长了出来。病怏怏的,和枯萎的尸体没有区别。为什么不用不同的红色去替它们浇上生命的颜色呢.?转过身去采下几朵递于我心爱的她,面色红润朝她笑笑试着让她不那么害怕,语气也格外温润细腻生怕让她吓着。

“亲爱的,我们一起将它们染成艳丽的红色吧?”
“天呐——!这里有人杀人了。”

看见了她身后有人经过边大声尖叫着,害怕的神色宛如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眼底却多了几分的得意一闪而过。


Tell the psychiatrist something is wrong
快告诉精神医生我有点不对劲
Oh, off the bend, entirely bonkers
喔,有点醉醺醺,完全就是疯了

谁知道我最亲爱的她也觉得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她在我熟睡之时将我带进了精神病院———那个宛如监牢一般的地方。

看见那位年轻的俊朗男子略带担心的神色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抿了抿唇佯装委屈的表情看着他咬唇语气与少女般无异。

“医生啊..。我其实是被骗来的。请您放了我吧。”

看见他动容声色有些激动的抹去眼泪,笑的无辜且令人心悸。终于可以离开后走出了监牢,回头看看他笑的得意,红唇轻吐气音使他神色紧张。

“我是疯帽子,医生您可是我的爱丽丝。”

转头弯弯眼角笑着挽上她的手,咬着那颗看似甜蜜的毒药附上她柔软唇瓣,抬舌轻抵入她喉满意笑笑。

她也成为了伟大的疯子,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的壮举。不是吗?

嘘——— 亲爱的,告诉你个秘密吧。
All the best people are crazy.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