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o

新號。

打卡上海。

美杜莎蜡像。谁又知道那些希腊神话中的故事呢..?光陆离奇的故事又有谁知道背后的秘密。我想,最美时光流逝的岁月,不过是时间留下的礼物吧。

狼煙風沙口
還請將軍少飲酒

我出生的年代啊,是宋朝年間,文官體制使得開封中的武將們亦是才子書生出生。使得整個朝廷上下文人雅士比比皆是。

那年,我正直十六的大好光陰,卻早已失去了生命最後的盼望。
而他則是在二十的少年時代早己殺敵無數,在開封更是名聲顯赫。

偶然的機會,我正巧趕上出征前的宴席。對生命早已失去了最後一縷溫暖的我,偶遇了正值青春年少時的他,一見傾心。

他眉目清秀卻有帶著幾分英氣,談吐舉止亦使我最為著迷,近乎瘋狂的愛慕之情使我陷入了無盡的愛戀。或許也就是這種念頭讓我有了繼續過活且變得更好的堅持。

後來,我甚至與他成為了知己。總是借著不同的借藉口與他相見。甚至知道了他上戰場前喝酒的習慣,便每次都勸他少喝。

當然,我也曾試過使壞。例如在他的陳年佳釀里摻點清水。他雖然發現了自己心愛的酒里摻了水,也不點破,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我和他在一個春日暖陽里私定終身。約下了與子之手白頭偕老的誓言。

前方的路不好走
我在家中來等候

他也求得了一紙婚書,大喜的翌日他卻再次趕往了沙場。雖說我從來過活的像個千金小姐,卻為在臨行前熬了一個晚上替他做了一雙舒適的鞋。在鞋底甚至縫上了

「妾身於家中等您歸。」的字樣

可願柳下走
滿頭楊花共白首。

我再次憶起當年她與他柳下散心,他笑稱若是柳絮飄滿了頭,亦算是一起白頭到老了吧。他戰功顯赫,卻早已不知去向。我也曾苦苦守候,卻終是等不到他的身影。

淚濕衣襟,我仍熟記他是信佛之人,便日日跪於祠堂念佛頌佛,盼求他某日能再次歸來。

十兩相思二兩酒
我才把愛說出口

也不知何時染上了烈酒,嗜酒成性卻再也沒有提過他,後來他們便傳聞將軍府有了一位傲骨溫存的瘋女人。我知道他們說的是我,不過令人意外的。我從未想過反駁他們的閒言亂語。有的時候甚至是我自己,都曾懷疑自己是否思念成魔。

直至某一日的夜裡,我再次的夢見了他。他如沐春風拂面的笑容再次在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他說,他說。要我好好等他,下了雪,他就回家。

自從那日起,也不知怎麼的,開封又開始下雪。突然想起他夢里說過的話,我在晚上便開始等他回來。歲月無情,卻也是對我有一番偏愛。面容姣好似桃花般撩人,朱唇皓齒綾羅綢緞,即使歲月如梭卻也沒有在自己身上留下太多痕跡,我日日念著將軍的名字,午夜時分則掌燈立於雪中等著心心念念的他。

我也自知身子不好,百病纏身久成醫。失去他後也不知是否心魔作祟,明知他早己不再回,卻在嚥氣前再次無力的輕聲呢喃又徬彿囈語。

「我的將軍啊,你究竟去了哪兒?」

//图源百度。

SKAM

SKAM.
焦急的穿戴好着装,从酒店大堂经理的口中得知了方向,努力的在这一片人口密集的地方寻找Even的踪影.他说的那些话在脑海中无限扩大,担心他会出什么事.
紧迫之下只好打给Sonja,找到她的时候她似乎充满了愤怒,深呼吸了几次抬头看我.
"警察已经找到他了,至少现在他已经安全了"
听她的话大大的松了口气,认真的向她询问."怎么回事?"
似乎Sonja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声音中满是厌恶和反感,她很恨我."他有狂躁症 事情就是这样"
"你认为他真的爱上你了么,并没有.这只是他一个病态的想法,去年他背了整本古兰经,因为那个时候他觉得是个好主意."凝视了她几秒,后发现她的眼神中充满着无限的不满和怨恨.
当时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撕扯,真的…很痛.她似乎看到了我眼中的表情,没有停止."他也不能抽大麻,你应该懂的,那样对他的病很不好."她似乎比我还要了解她,她或许…才是Even最爱的人,绝望的低下头眼神四处乱看,咬着牙忍耐着这突如其来的寒凉.
她仍然没有停止,语气生硬的下达命令般的恳求道."所以可不可以请你,离他远点"说完她便与我擦肩而过,努力让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夜里寒冷的风划过脸庞,僵身着身子脑海中浮现出Sonja刚刚说的那番话,绝望的襟然泪下.
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SKAM

SKAM.
夜安.
看着手机耐心的等待着人的回信,叮.他回信了,抬头看看三个死党有些不知所措.该怎么回…?fock,
Even的短信总让我发狂"嗨 在干嘛"
听到他们的建议有些迷茫,甚至挣扎了许久后才低头打字"在家休息"等待之时突然听到电铃不合时宜的响了,看了看猫眼把他们仨从后门赶了出去.反正他们也要去party.没事的.
深呼吸一口气,打开门与他对视几秒轻轻拥住吻着他的薄唇吮吸.被他推到一阵深吻后脱下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搂住他的脖颈轻轻吻他被人压在了身下.
我知道他要干嘛,可是我其实愿意.他的灵舌灵活的在小腹上乱动,不禁怀住他的脖颈无力的任他动作,脸颊泛起红晕瞅了瞅眯了眼.fock.你是我上瘾的毒药

SKAM

SKAM.
晨安.
一日之计在于晨,不是吗?听说今天是个中国的节日.说什么吃过了圆滚滚带馅儿的糯米团子就可以长久的陪伴彼此.
听起来不错,不是吗?况且我的小天使就睡在我的身边.Isak.you are focking hot and beautiful.看着他可爱的睡颜忍不住在他耳侧吐气眯眼笑着起身.
是时候该替他烤些豆寇面包了,笑着亲了一口他的额头起身向楼下厨房走去.与他可爱的两位室友打了招呼,便匆匆赶到厨房.
楼上的脚步声听起来越发急促不禁笑出声,真是可爱极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翻烤着面包,烤好后放置一边笑了笑看着他可爱模样便低头继续将黏稠热乎的芝士翻弄几下吹凉喂给他.
"好吃"他的声音就是那么诱人."想知道秘诀么,多加些酸奶油"笑着吃了一口揉他脑袋.
世界上有将近七十亿人口,平均与互相深爱对方的机率为0.00049.相爱不易,定请珍惜.

SKAM

SKAM.
You are my oxygen, I can't without you.我从未想过没有你的日子会如何度过,直到我失去你.
昏暗而冰冷的卧室中早已没有了你的痕迹,而我也在此时此刻失去了你.你是我的氧气,可我却感到无力,在此刻失去了你.使我变得歇斯底里.
你说过,想要永远的拥有一个人事物.就该失去他.我努力的去将自己的视线从你身上转移,却不曾了解自己,己经离不开你.为了能让我们之前的回忆永远美好.我选择失去你.
曾经喜欢上一个男孩对于我来说,是SKAM.为了掩人耳目却不得将自己的感情隐藏.你是我最爱的人,可是为了你我不受伤害,我想要离开你.
Even,我喜欢你,你说我你会伤害到我.不会的,因为我喜欢你,已经成为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我当然知道你会从我身边离开,可能甚是成为行同陌路之人.我会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点一滴,我的上帝.请给我指引,若如你要离开,那么请让我永生永世的回忆.
我知道你已离开,我也会慢慢走开.为什么…我连分开都牵就着你?分手快乐.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世界,可是我更不愿意看着黑着一副脸,原谅我自作多情后的冷漠吧,这是我最后的表演.希望你以后会好好过.
"Happy birthday"窝在床上用力的抱紧他曾用过的枕头默默哭泣,犹豫许久终是按下了发送键.
生日快乐。
分手快乐。

SKAM

SKAM.
今年的圣诞节,我收到了来自上帝的圣诞祝福,上帝的恩赐,是他,我深爱的人就在我的身边.准确的来说,这个圣诞节我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度过.
活动小组在我家开个聚会,我的男朋友,他也来了.我和他在这一年里经历过了非常多的事,或许我已经像吸大麻一般的对你上瘾了.
从最初开学时的那一眼,和后来的所有故事,只要与你相关的回忆,我都铭记于心.我和你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曾经也有许多误解.Sonja她.当时也只是太担心你了,她那通电话里的祝福,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她的善良.她应该也有好心情过完这个圣诞节了吧,真好.
Magnus和Vilde也在一起了,一切似乎都变得更加更加美好.你的母亲邀请我.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意外之喜,或许这是我度过最快乐的一次圣诞节.而我们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圣诞节的姜饼人,甜蜜而美好.
对于我的好友Eva,那件我最歉疚的事也向她道歉.她欣然接受了,并且与我谈论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时好时坏吧..不过如果我知道下一秒我们会分开,那么,其实你走了,我也会感谢我曾经遇见了你.
过去的我总是带着面具生活,面对着虚拟的世界发呆傻笑.现在我想通了,无论如何受挫,无论如何被生活折磨得不成人形,我也要真实的活下去,做最真实的自己.每一个不同的信仰都有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活在当下.
现在的我己经不再担心你会从我的身边离开,即使你离开我也会感谢你,感谢你曾经从我的身边走过,让我曾经遇见过你.
Merry Christmas,hope everyone can find the perfect way
just like me. If you were lost the way,it's fine.That means you were already on the way.

小故事。

梦、游、仙、境。

午夜钟声敲响之际 那个床边的洋娃娃“砰”的一声 俨然变成了一位身着乳白Gothic Lolita的少女

纯黑眸中带着几分妩媚的味道 半阖着眸长卷睫毛轻轻颤动 黑长卷发正至胸前 白色雪纺的质地显得更加精致 裙摆轻晃白皙双腿略带紧张的并拢 弯弯眉眼佯装出一副成熟模式样 抿抿殷红唇语气暧昧且有些妖魅

”您在寻找些什么呢.?我的王子。”

Mad hatter

My friends don’t walk, they run
我的朋友们用跑代替走
Skinny dip in rabbit holes for fun
在兔子洞压里裸泳享乐

血色慢慢染上了皎白月光,身着纯白洋装的少女们不停的奔跑着,惊恐的神色仿佛是我又做错了些什么。

“是吗.?”

她们的行为宛如爱丽丝一般叛逆且只在意着那几秒的刺激,不顾一切的追求着毒药的幸福外衣。我慢慢的提起枪,瞄准她们那好似气球般易碎的脑袋“砰”地一声。

“又是几个顽皮想要逃跑的气球呢.。”

精致面容散发着少女独有的迷人魅力,轻扯唇角眼底含笑,闻到花香就知道那白如纸片般的蔷薇有再次长了出来。病怏怏的,和枯萎的尸体没有区别。为什么不用不同的红色去替它们浇上生命的颜色呢.?转过身去采下几朵递于我心爱的她,面色红润朝她笑笑试着让她不那么害怕,语气也格外温润细腻生怕让她吓着。

“亲爱的,我们一起将它们染成艳丽的红色吧?”
“天呐——!这里有人杀人了。”

看见了她身后有人经过边大声尖叫着,害怕的神色宛如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眼底却多了几分的得意一闪而过。


Tell the psychiatrist something is wrong
快告诉精神医生我有点不对劲
Oh, off the bend, entirely bonkers
喔,有点醉醺醺,完全就是疯了

谁知道我最亲爱的她也觉得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她在我熟睡之时将我带进了精神病院———那个宛如监牢一般的地方。

看见那位年轻的俊朗男子略带担心的神色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抿了抿唇佯装委屈的表情看着他咬唇语气与少女般无异。

“医生啊..。我其实是被骗来的。请您放了我吧。”

看见他动容声色有些激动的抹去眼泪,笑的无辜且令人心悸。终于可以离开后走出了监牢,回头看看他笑的得意,红唇轻吐气音使他神色紧张。

“我是疯帽子,医生您可是我的爱丽丝。”

转头弯弯眼角笑着挽上她的手,咬着那颗看似甜蜜的毒药附上她柔软唇瓣,抬舌轻抵入她喉满意笑笑。

她也成为了伟大的疯子,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的壮举。不是吗?

嘘——— 亲爱的,告诉你个秘密吧。
All the best people are crazy.